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税收——不应该成为融资的障碍

November 26th, 2009 Comments off

cloissone-wine-pot

当我几乎每天都要和企业家或者投资人谈论税收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这里有必要说:这不是个问题。

我一直对中国的税法有浓厚的兴趣,我甚至想专门学习一下注册会计师的税务部分,但是苦于过于繁忙,还没有能够深入研究。我最经常听到的抱怨是:如果一个民营企业正常交税,那么这个企业很可能无法在竞争中存活。这里不想谈论中国税法的合理性,但是现实的情况就是,中国的民营企业都获多或少的存在避税的问题。

很多民营企业的早期发展不是完全规范运作的,但在其发展到一定阶段,民营企业必须要实现从不规范到规范化运作的跨越。但如何迈出这一步,是企业家们比较头痛的问题。

我接触了很多杰出的企业家,我认为他们之所以杰出的原因是,他们能够意识到规范化是他们必须做的,尽管可能会给企业带来短痛。他们都有强烈的意愿,让企业走上规范化的道路。

不过,他们也有担心。他们担心过去的税收问题会不会成为”问题”或者”障碍”?在和我们接触到的所有投资基金,包括全球著名的私募基金还是本土的风险投资,无一例外的都理解中国的特殊国情。

 我们给企业家的建议是,在您考虑私募股权融资或者上市融资的时候,您更多的该考虑如何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来发展企业,如何把企业做大作强,而不应该让税收的问题成为企业发展的障碍。

中国的繁荣? 不仅仅是因为刺激计划

November 19th, 2009 Comments off

amber-cup

自从去年金融危机袭卷全球以来,中国4万亿人民币的刺激计划被认为是中国今年经济继续增长的主要原因。中国GDP增长超过8%已经没有悬念,国内股票市场也已经比年初涨了70%。

凯恩斯主义的奇迹?如果你读到关于中国的财经报道,你也许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政府支出是维持经济增长的唯一原因,而企业和居民的消费已经陷入低迷的深渊。这个故事很好的解释了,中国为什么可以躲开击倒其他经济体的子弹。其他国家都很嫉妒,并且催促中国继续进行政府注资来拯救全球经济。

问题是,这种解释是有缺陷的。尽管政府支出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中国的经济,但是这不是唯一的原因。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无名英雄是中国的消费者。他们对未来的信心和消费才是关键。

经济统计数字是臭名昭著的不可靠。你越是仔细看那些经济统计数据,你越是觉得难于跟踪经济活动。 很容易就能计算出政府花了多少钱去建高速公路,但是很难计算出中国人买了多少双袜子和多少碗面条。这也解释了人们为什么误解经济刺激计划是中国经济增长主要原因。

中国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太多的归功或者归罪于中国政府。有些人说中国的经济增长都是中国政府制造的虚假景象,这些人又说政府支出会减少,中国经济会崩溃。

这些都是胡说八道。

中国超过10亿的消费者,在面对越来越多可选择的产品的时候,正在不断地消费来改善生活质量。新车,新房子,度假消费。。。

中国今年的汽车销量达到历史新高,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有些人可能会告诉你,这是因为税收优惠。但是即使考虑了税收优惠,中国的汽车价格要比美国的汽车价格贵很多。如果用汽车价格和收入的百分比来看,中国的汽车恐怕是世界上最贵的。房子恐怕也是最贵的。但是中国人继续在不断购买。

在最近我看到的统计数字中,最让我注意的是中国的餐饮销售。2009年上半年,中国餐饮销售额提高了18%,达到了1200亿美金。这不是因为刺激计划,银行贷款,或者税收优惠。这是因为中国人更多的去外面就餐,并且比去年花费更多在餐饮上。

餐饮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晴雨表。中国的气氛是欢快的,积极地,并且餐厅的服务人员的都在加班工作。

黑石募集首个人民币基金

November 10th, 2009 Comments off

 

zitan-lantern

美国著名的私募基金黑石宣布要为它的第一个人民币基金募集资金。它宣称要为中国快速成长的公司提高发展所需资金。事实上,黑石不是唯一一个募集人民币基金的国际私募基金。事实上,很多世界上最大的私募基金,包括那些已经用美元在中国投资的私募基金都在想方设法利用中国本土的资金进行投资。

美元基金在中国越来越没有优势:投资变得更加困难,比人民币基金要花更多的时间完成投资交易,退出收到限制等等。

黑石比其他的私募基金在募集人民币基金来说有更大的优势,因为它的最大的机构投资者是中国的中投CIC.  知道如何让中国的投资者打开它们的钱袋子是非常稀缺且极其重要的技能。

有两点可以解释现在募集人民币基金的热潮:首先,越来越多的投资机会是中国的民营中小企业,这些企业是全内资结构,这使得他们很难从其它货币的基金处获得资金。其次,金融行业最基本的一个道理,你必须到钱最多的地方去募集资金,而现在这意味着你需要到中国。

理论上,这些大的国际私募基金对中国的投资者会有吸引力–理论上讲,他们有非常好的投资经验,为之前的投资者提供了非常好的投资回报。这些大的国际私募基金对挑选公司更有经验,也知道如何可以成功推出并获得巨大收益。他们通常也会向投资者及时通报他们的投资情况,并且投资十分谨慎。

看起来很不错。但是,这里有一个大问题,估计黑石和其它的私募基金是不愿意告诉给潜在的中国投资人的。他们过去挣钱的手段已经不在有效,而且这种手段也不适合中国。他们就好像在向习惯于靠右驾驶的人卖设计为靠左行驶的英国的劳斯莱斯。

黑石,凯雷,KKR, Cerberus变得如此富有和巨大的方法是:通过大量从银行贷款来购买公司的控制股权(controlling stakes), 然后通过提高公司效率,改善公司管理的办法让企业在几年内得到增值,之后卖给其他公司或者通过上市退出。杠杆是成功的关键。这就好像用按揭买房子,自己出一点点首付,大部分用银行借款,然后房产增值部分的巨大部分归购房者。

这是个挣钱的好方法,只要银行愿意借款。但是金融危机后,这种情况已经完全改变了。这种依靠低成本的贷款和金融精英发现被低估的企业的杠杆收购的交易已经非常少。Cerberus收购克莱斯勒就是这种灾难性的投资案例,为此Cerberus损失了大概50亿美金。

巴菲特在今年的”给股东的信”上是这么写这种私募基金的缺点:”这些私募基金购买企业后,企业的equity部分不可必变得要大大减少,两三年后这些企业就濒临死亡的边缘,因为这些私募基金给企业背上巨额的债务。”

考虑到他们在美国国内的问题,就不奇怪他们为什么这么急于把业务扩展到中国。他们已经在中国投资过一些较大的公司,主要是国企。但是如果真的想在中国成功,恐怕这些私募基金需要一种不同的技能:选择好公司,以小股东的身份投资这些公司,然后耐心的等待退出。

事实上,在中国没有合法的途径来做杠杆收购,因为中国禁止高杠杆的交易。而且,想控股中国公司也很困难,因为这与中国的兼并收购法律冲突。过去,徐工科技,汇源果汁的案例就说明了这点。

中国适合这些大的私募基金投资的公司也很少。很少有民营企业可以达到1亿人民币的年利润这个规模来满足这些大的私募基金的胃口。大的民营企业或者已经上市,或者正在准备上市。大的国企或者已经上市,或者由于经营不善正在等待治疗。而且,如果私募基金如果没有掌握控股权,他们很难有效的重组一个公司。

结果:那些最容易募集人民币基金的私募基金(例如黑石)的投资模型是不太适合中国国情的。他们融资可能很容易,但是融完资后干什么呢?他们或者要学会如何投资比较小的项目(1000万到2000万美金),或者要冒险投资那些本来就非常少的大项目。

中国的LP应该多问问黑石和其它的大的国际私募基金他们的投资模型。那些杠杆收购的投资模型肯定是不适合中国的。过去的成功经验和案例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发现好的创业家的慧眼,通过提供资本和知识来帮助企业成长和增值。

预测:对于黑石和其它国际私募基金来说,募集人民币基金也许相对容易,如何利用这些资本去投资去创造价值,并产生高额回报恐怕要难一点。

2009中国中部创新经济与企业融资论坛

November 5th, 2009 Comments off

19th-century-panel

在过去的两周,我跨越了四个时区,飞抵中美六个城市:深圳,合肥,北京,洛杉矶,芝加哥,费城。虽然合肥是这六大城市中最小的,但却是我收获最大的。

我有幸被邀请参加在合肥举办的 2009中国中部创新经济与企业融资论坛并作为演讲嘉宾发言。做为安徽人,我非常高兴,也非常自豪能够参加这次盛会。我已经有大约10年没有回到安徽合肥,我觉得合肥的变化真的非常大。

合肥作为中国中部城市,发展一直不如沿海各省。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在安徽生活,所以没有太多发言权,但我认为市场化不够可能是其发展较慢的一个主要原因。但是这次我的合肥之行让我颇为振奋,因为这个企业投融资的论坛参加的人数达到800人,而且可以看出政府和民间对用资本市场来促进企业发展的浓厚兴趣。

我的演讲内容主要是如何利用私募股权融资来发展自己的企业,节选如下:

Think before raising PE/VC capital
融资前的思考

  • — 我所在市场是不是高速成长的?这个市场规模有多大? 这个行业是否有整合的机会?
  • — 我能否可能成为行业的前三名?我是否可以成为细分市场的第一名?
  • — 我的竞争优势是什么?技术,成本,销售网络,品牌。。。?如何保持我的竞争优势?
  • — 我的发展计划是什么?我的财务预测大概如何?
  • — 我需要融资多少?

 

会议的最后一天我还有幸有机会拜访一家合肥当地的民营企业,企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有相当的规模。企业的老板已经不再仅仅考虑明年,后年我要赚取多少利润,而是在考虑更加宏伟的计划,在考虑如何利用资本市场完成企业跨越式的飞跃。

当我在合肥骆岗机场候机,即将结束我的三天的合肥之行的时候,我思考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能够给这些优秀的安徽的企业插上资本的翅膀,也许几年后这些企业就是安徽的标杆企业了。 我相信更多的安徽企业会成长为奇瑞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