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0

PE行业,北京逐渐超越上海

March 23rd, 2010 1 comment

tang-jar1

情形不应该演变成这样。上海已经失去了中国在私募股权投资的中心地位。相对的,北京已经继承了衣钵,拥有目前中国最密集的私募股权投资网络,其中包含的都是顶尖、活跃的私募基金。

难道这是一个中央计划失败的例子?毫无疑问的,过去20年来中国政府明确的希望将上海变成中国的金融中心。人们经常比喻:上海像是纽约,是金融和贸易的中心,而北京比较像华盛顿,是中国的政治中心。

曾经有 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划分为多数人所认可。上海拥有全中国最大的股票市场,磁吸了银行和仲介等金融服务公司在上海扎根。许多先期的私募基金在进入中国时也就随着这样的划分,在上海设立主要的据点。

同时间,北京的金融产业仍旧是一潭死水。北京虽然吸引起了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如中国移动,中石化,中国电信)在此设立营运总部,但北京从来没有发展出属於自己的资本市场。大致而言,北京的私募基金远远落後於在上海的竞争对手。资金和顶尖人才都集中在上海。

今日,轴线已经转向了。北京显然是愈来愈受欢迎。资金、人才和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未来似乎都在往北京前进。 这种转变并不是因为有任何特定的政府政策加惠於北京的私募基金。

事实上,只有在上海才有这样的诱因。例如:上海浦东的地方政府,为在当地设立办事处的私募基金提供各种税收减免的优惠。

到底北京是如何占有优势?主要是两个因素:第一、中央政府已经成为私募基金的的主要资金来源。第二、企业上市的目标也从 海外上市,主要是香港和纽约交易所,转向本土上市。位於北京的证监会(CSRC)也因此提升了它的重要性。证监会可以决定哪些中国企业可以在中国上市、何时上市。

证监会和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大为不同,SEC采取较为宽松的机制,由市场机制决定哪些企业应该上市。相较於SEC的自由放任政策,证监会决定哪些企业、从哪些行业类别、应该有的利润水平,可以上市,何时上市。

任何想要透过本土上市退出的中国私募基金都需要知道证监会如何运作,和在必要时,如何适当的影响证监会的决定。北京的私募基金处於正确的地理位置去影响有关旗下投资企业本土退出的主要决策者。

虽然没有任何规定说中央政府的资金应该投在北京的私募基金。但这就是实际上发生的情形。这个情形可以很明显的从社保基金选择投资的人民币基金观察出。社保基金的总资产超过 1000亿美元,并且在快速的增长。社保基金计划投资约10%的资产在私募股权投资。这将使得社保基金很快成为最大的私募基金LP。

在20个迄今获得社保基金投资的私募基金中,多数公司都位于北京,大腕级的包括像软银赛富,鼎晖,联想投资和新天域。此外,全国社保基金已经选择提供资金给其他本土的私募基金,其中包括明石投资。

全国社保基金并不是唯一提供资金给私募基金的政府机构。另外两个现金充裕的有力政府机构,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会)和国家投资委员会(国资会),也扮演起提供资金给私募基金的角色。

 然而,更重要的优势也许在於北京私募基金与北京证监会之间更深的联系。在中国上市是一个复杂,费时且不是一个非常透明的的过程。它常常需要中央政府中非常多层级的参与和核准。证监会是这个官僚金字塔的顶峰。它拥有最终决定权,哪些企业可以上市,何时上市。

对于一个私募基金,建立与证监会的良好关系几乎与选择好公司投资一样重要。如果私募基金知道如何与证监会工作,以及如何推动审批程序以至於得到圆满的结果,旗下投资的公司将有在中国及时成功上市的更好机会。 北京私募基金通常相当了解如何在这些权力中工作。这样的技能胜过上海可能是中国官方的”金融之都”所拥有的任何诱因。

这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北京私募基金会更加 的了解中国复杂的决策流程和上市规划。北京私募基金对於上海私募基金的优势 , 在未来几年只可能会继续增长。

我的公司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对於北京的影响,而且加以对应。我显然会有愈来愈多的商务旅行。我们的目标是协助客户透过上市前私募股权投资成为非常成功的上市公司。北京私募基金已经有决定性-且将会愈来愈具有决定性-的优势。

透过中央政府的投资和与证监会以及其他重要机构的紧密关系,北京私募基金已完全融入中国的关键决策系统中。我们会建议客户强烈的考虑这个北京私募基金的优势。

北京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资产。与我们一起合作的公司都具有相当优秀的合夥人以及专业团队。对於寻求私募融资的中国企业,成功的道路往往通过并通往北京。

中国私募投资新公式:过多资金/过少的私募合伙人=越大并非越好的交易

March 13th, 2010 Comments off

tang-sancai

身处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和全球私募界最严重的危机,中国好像一个受到保佑的国家。2009年中国经济表现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而私募界也在暂时的困难后,开始了令人瞩目的快速发展。

2009年,私募基金筹集了逾100亿美金的新增资本来向亚洲投资,其中很大部分是针对中国的成长性投资。前所未有的,一大批新增私募资金以人民币筹集,这是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清晰标志。

今年几乎肯定会有数项记录被打破。一个很好的估计是会有至少200亿美金将用于中国的私募投资。对于募集到资金的一般合伙人而言,仅管理费一项(通常为资金总额的2%)将让他们在未来好多年生活阔绰。

在这种情况下,随着资金涌入,私募界普遍将倾向于做越来越大的投资。但是尤其在中国,大型项目在考虑风险之后往往是不好的项目。一旦投资超过2000万美金,不好的结果就很有可能发生。

其中原因是中国特有的。事实是中国私募基金最好的投资机会是那些专注于中国蓬勃的国内市场,快速发展的,成功的私营企业。有数以千计这样的公司。但这些优秀的公司中很少有规模(就当前销售额和利润而言)能达到可以吸收超过1000万美金的。

这归结为估值。即使所有的资金都已到位,私募公司仍倾向于以前一年利润的个位倍数投资。私募公司一般也并不希望在一家企业中占有超过20%-25%的股份。要想有资格获得2000万美金以上,中国公司上年利润必须达到至少1500万美金。很少有公司能达到这一水平。私营企业在中国仅存在了较短的时间,还没能享受到和国有企业相同的法律保护(2005年颁布)。

看到这些,一个理性的私募投资者会调整他的投资规模。大多数情况下,就是说单项投资保持在1000万到1500万美金之间。但理性并非这里主导的原则。私募基金没有在1000万到1500万美金范围内做更多的投资,而是揣满了钱寻求提高投资额度。他们的理由是没法增加交易的数量,因为他们的合伙人数有限,调查投资机会的时间也很有限。

这种从众心理是相当普遍的。结果无疑是现金充裕的私募基金将竞相投资于任何大到可以吸收2000万美金的公司,使其价格飙升。这一过程可以描述为”花高价买便宜货”,因为很少有高利润率、高增长率、优异管理团队、美好前景而实力雄厚的中国民营企业年利润在2000万美金以上。

未来会有这样的公司。但是由于中国民营企业开放自由经营的时间有限,现在仍然为时太早。当然,有很多国有企业利润超过了2000万美金。然而他们大部分只能是中国杰出的中小型高成长企业的反衬。他们往往缺乏活力和竞争力,人员臃肿,利润率低,设备老旧,市场份额日益萎缩。他们可能欢迎私募投资,并且由于以上提到的草率交易很有可能得到资金。一些国有企业甚至可能由于这些资金焕发新生。

这过程中注定的失败者是作为有限合伙人向私募公司大量出资的基金,养老金和其他机构。他们很可能相信由于他们的轻信和私募公司华而不实的吹嘘,他们的钱将投资于中国最好的前程似锦的民营企业。然而这些资金中的一部分很可能流向了最容易投资而非回报最高的地方。

中国私募投资的交易显然不是越大越好。尽管我们很幸运的有一个不但非常大而且非常成功的客户,我还是会这样说。这个客户正在寻求高达一亿美金的私募资金。从任何角度来看,他都和我们规模小些的中小企业客户一样好(如果不是更好的话)。与私募基金不同,我们不寻求太大的项目。我们只寻求与能找到的最好的企业家合作。这通常意味着为需要1000万到1500万美金的公司服务,他们的上年利润至少为500万美金。

我们与私募基金的准则不同。我们没有使用其他人的资金。不需要迫切的投资于大型项目。我们可以自由的和公司合作,而不用考虑他们的规模,并选择那些我们喜欢、尊敬的创始人,那些表现惊人的企业。

中国私募界当前的蓬勃很可能会持续许多年。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强健和民营企业家的强健,他们是经济发展的重要贡献者,也在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但是,推促投资于更大的项目会给中国的私募界带来很大的问题。他会使得资本的分配不再有效,回报率降低。私募公司不管投资回报率高低都会收取2%的年度管理费。

筹集私人资本在中国是一个好生意。在目前,也是一件比寻找大量资金的投资去处更容易的事。

凯雷落户中国:中国人民币投资大大增强

March 4th, 2010 Comments off

wucai-bowl

很高兴向凯雷表达我个人和工作上的祝贺,上周凯雷集团刚宣布了他与复星集团合作设立了第一支人民币基金。我恰好认识一些在凯雷中国工作的朋友,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兴奋,也能体会这对他们的事业有很好的促进。

凯雷是第一个通过与中国领先的私营企业合作募集人民币资金的全球私募界巨头。这在中国短暂而卓著的私募历史中刻下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并为许多已经在中国建立业务的私募基金指明了道路。

这个新人民币基金的初始规模为一亿美金。按照凯雷的标准,这看起来几乎像一个舍入误差–在凯雷900亿美金的总资产中只占了0.1%多一点。但是,别让规模蒙蔽了你的眼睛。对凯雷而言,新人民币基金很可能在集团的未来,以及中国的未来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

理由是,凯雷现在可以用人民币更容易的投资于中国本土的企业,然后帮助他们在中国的上海或深圳上市。到目前为止,凯雷在中国的投资和国际上的竞争者一样,主要用美元,目标企业的结构是适合境外上市的。由于中国内地首次发行上市的估值是香港或美国的近两倍,凯雷可以大大获益。

这意味着用人民币投资并在中国上市相比于凯雷目前的交易可以带来相当高的回报,很可能达到300%甚至以上。顺便说一下,凯雷目前在中国的交易很不错,通常在两年内获利5倍左右。人民币投资可能使得10倍的回报也很常见。凯雷有雄心勃勃的计划来继续募集人民币,总额会大大超过目前的一亿美金。

和凯雷同样乐观的,最大的获益者将是那些获得凯雷资金的中国公司。私募资金在中国并不短缺,包括人民币的资金量也在不断增加。但是,智慧的资本总是难能可贵。而凯雷就是智慧资本的代表。他们的规模、团队、投资记录和增值方法可以为其投资的中国公司带来显著而良好的影响。

这就是关键:私募界最好的机会正在向那些有人民币资金和高超专业的投资技能的公司转移,这就是为什么领先的全球私募基金会愿意加入凯雷募集的人民币资金。黑石集团已经在努力进行这方面的尝试,据传TPGKKR也不例外。

凯雷现在加入了一批精选的具有人民币资金的世界级私募公司。这一群体中的另外几家是软银赛富、鼎晖、弘毅、联想投资和新天域资本。这些公司都主要(对软银赛富而言)或唯一的专注于中国市场。他们缺乏凯雷德规模和全球影响力,但仍然强势的控制着中国的最好的交易。软银赛富、鼎晖、弘毅、联想投资和新天域资本都已经成立一段时间了,从美元投资者开始,逐渐建立人民币资金池,包括最近来自中国国家养老金系统的资金。

像凯雷一样,他们也有杰出的人才和很高的标准。他们都是很棒的公司,在其他私募之上。到目前为止,他们比凯雷在中国做过更多的交易,也最清楚如何进行人民币投资。凯雷和其他大的全球私募公司会学习的很快。随着人民币的募集,他们会提升中国私募界的整体水平,也会提高可供投资的资金规模。

必然的结果是:更多的中国优秀的民营中小企业将在上市前从资金充足、经验丰富的私募公司获得成长资金来建立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