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10

高估值的威胁

June 22nd, 2010 Comments off

ming-scholars-water-vessel

创业板的高估值被广为诟病,但现在在私募领域,我们已经可以深刻的感到二级市场的高热度在向一级市场传递。 我们通常认为PE倍数超过两位数已经是特殊情况了,但现在似乎正在变成普遍现象。当我们不断听到很多交易在10倍,12倍,15倍,甚至20倍, 我们不知道我们听到的是故事, 还是事实。

当然,估值高对企业家肯定是有好处的,因为在出让相同股份的情况下可以获得更多的融资。但是,不是越高越好。 追求过高的估值反而会损害企业本身的利益。

这里简单阐述几个原因:

一.增加企业风险   私募基金都有自己的投资收益率要求的,如果达不到他们的投资收益要求的投资机会,他们是不会投的。如果企业要求过高估值,那么私募基金就要提高对企业的盈利要求,这通常是通过对赌条款或者其他有创造性的交易结构来实现,万一企业没有达到预期目标,那么就会面临股权稀释,现金赔偿甚至弄得不愉快和投资人反目成仇的后果。

二. 增加二次融资难度   私募基金都不愿意自己投资一个企业,一年后另外一个投资人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入这家企业的股份。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个企业如果第一轮融资的估值太高,而由于企业本身或者是资本市场的问题,在企业二次融资的时候,没有投资人愿意出比第一轮更高的估值。如果这种情况发生,那么第一轮的投资人不愿意投,也不愿意让第二轮的投资人以更低价格投资,这样企业就会陷入无法融资的困境。

三. 低估了投资人增值服务的重要性  每个投资人都会标榜自己能够提供很多增值服务,每个人都说自己的基金有实力,有关系,有经验,但是我想通过一些简单的尽职调查还是很容易看到基金背后的实力的。如果仅仅以估值为选择投资人的依据,企业事实上是低估了投资人增值服务的重要性,这也是对企业不利的。

 投资人不是终生伴侣,但至少会陪同企业走过几年的时间。所以慎重选择是必须的。价格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不应该成为全部。每个企业应该根据自己的自身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投资人。创业板的高估值必将成为历史,其中的金子会通过业绩来支撑其估值,而有些企业会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的流星。

庆祝爱施德上市

June 14th, 2010 Comments off

aisidi

根据福布斯杂志最近的统计,世界上大约有八百名亿万富翁。而在上周,这一群体增加了一位新成员,黄总(黄绍武)。他也是我的一位好朋友。

上周五,移动电话分销商和零售商爱施德的股票开始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爱施德的这次上市,为公司融资超过20亿人民币,而发行价格的市盈率高达50倍。现在,黄总仍持有公司70%的股票,市值超过20亿美元。

我参加了爱施德在深圳凯悦举行的上市庆祝酒会,出席酒会的客人有300多位。我最近一次与黄总见面大约是3星期前,一起在山东旅行四天后,我与他在济南的机场告别。黄总是一位谦逊,真诚,热情的人。他是我遇到的最好的商人之一,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

爱施德是中国移动电话分销和苹果产品零售行业的领导者,其2009年的营业收入为87.5亿,净利润4.78亿元。2010年第一季度,其净收入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0%。

爱施德建立于1998年,彼时中国的手机市场尚不及现在的一个零头。1998年,中国的手机用户为2500万,而现在的用户数量则已超过7亿。1998年,中国还被认为是一个贫穷的发展中国家,黄总当年却冒着巨大风险开始品牌手机的经销业务,他清楚的预见到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发展方向。

1998年以来,爱施德的业务实现了巨大的增长,他成为多个顶尖手机品牌包括三星,索爱,以及苹果”iphone”在中国的核心代理商。此外,它还和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爱施德拒绝代理和销售任何”山寨”手机,只销售正品。爱施德是苹果在中国销售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占有苹果在中国销售总额的45%。苹果中国的负责人也参加了爱施德上市酒会,我和他聊天得知,目前苹果iPad还没有确定在中国上市的明确时间。但毫无疑问,iPad的上市将使爱施德的收入和利润大幅增加。

很多中国人希望购买可以确信直接来自于生产商,并且可以获得专业及时的售后维修的手机。而黄总则先于众人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市场。黄总建立爱施德,是为了获得可以使它从源头开始赚钱的产品和价格并使之成为中国纳税最多的企业之一。 现在,作为一家公众公司,爱施德通过上市筹集了超过18亿元的资本,这将支持他成为中国最好 的企业之一。

帮助黄总庆祝爱施德的上市是一次非常愉快的体验。黄总今天的成功是他应得的,他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出色的企业家。

还可以把中国看成Emerging market么?

June 1st, 2010 Comments off

ming-water-sprinkler

最近读到Mckinsey对凯雷投资的创始合伙人 David Rubenstein的一个专访,颇有收获。David 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Emerging market,原因是中国的市场规模,创业精神,对私募基金的支持以及到处可见的增长机会。同时,David预测到2014年,Emerging market 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土耳其,韩国等等的GDP将首次超过发达国家,到2035年,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David 认为,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无法把中国这样的国家叫Emerging market了。

根据清科的报道,2010年第一季度,超过30家新基金成立,总规模超过20亿美元。比之去年同期,数量和规模上都翻了一番。而与此同时,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私募及风投基金正经历着一段几乎无法筹资组建新基金的困难时期。

发生在中国的投资活动在本季同样非常活跃,在数量和规模上都比一年以前翻了一番。而从地理上来说,一线城市及毗邻地区如北京,上海(江苏)和深圳(广东)仍是中国PE/VC投资最活跃的地区。在所有已披露的投资案例中,本季最大的一笔投资是由一家IT外包服务提供商 – 软通动力从光大控股、永威投资、富达亚洲、盈富泰克、三井创投获得6500万美元,其次是由上海创投,华登国际和其他外国基金投资4600万美元在中微半导体。

2009年创业板开启和中小板重启IPO窗口为人民币基金创造了良好的国内退出通道。新建人民币基金自此以后急速增加。国内和海外的投资者都增加了他们在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对海外投资者来说,中国最大的吸引力是其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拥有几乎最高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

当然,在私募投融资领域一片繁荣的景象下,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创业板上市企业上市后业绩变脸,咨询公司提供虚假的研究报告来人工造美,上市审批中发现的诸多问题,都反映出在利益诱惑面前的丧失底线。

在热热闹闹的潮水退去后,那些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和私募基金会更加强大,而那些短视的企业和私募基金也将成为历史。也许那个时候,中国也可以出现像凯雷这样的全球化的私募基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