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中国可以与美国在高科技领域抗衡吗?

January 22nd, 2011 Comments off

crop171

随着中国经济从低利润的外包生产快速转型为以独立品牌,自有技术和创新产品为核心竞争力并在数字新媒体领域逐渐形成与全球领先企业相抗衡的局势,中国能否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科技革新的中心这个问题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广泛关注和思考。中国政府也开始加大政策和资金上的投入来支持本国的科技创新和研发,深化落实科技强国的方针和目标。

我希望中国可以在这场较量当中获胜。我个人对中国文化和高科技产业都有很浓厚的兴趣。在来中国创业之前,我曾是美国加州一家软件公司和风投公司的总裁。在中国工作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中国企业家的远见和技术才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他们满怀敬意。

但是,在我看来,中国要和美国一样成为真正的高科技企业之乡还是有难度的。和中国一样,很多国家都尝试过摘取这个令人自豪的头衔。但事实是,在过去的10年间日本、德国、韩国和英国为此付出的巨大努力都以失败告终,美国在全球高科技领域的垄断地位反而越来越显著。除少数例外,这期间冒尖的市值超过50亿美金的高科技企业都来自美国。当中诸包括诸如Google, Facebook, Salesforce等一些众人皆知的全球型大公司。

那么,为什么美国会在创造科技类企业方面一枝独秀呢?有三个要素非常突出:

1. 优秀的大学教育

2. 活跃的风险投资

3. 广阔的技术市场

这三点每一项都至关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成功要诀是这三个要素和谐组合,协同工作,一起将创新技术推向顶峰。中国要想在高科技领域有所建树,我认为有必要参照美国的这个良性三角循环。

美国的顶尖大学,特别是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是高科技行业的核心。超过半个世纪以来,这些顶尖大学招收和聚集了一大批富有技术天赋和创业才干的莘莘学子和教授队伍。像谷歌、微软、思科、惠普还有Facebook这些领先的科技企业当初都是由名牌大学出来的学生或老师一起创办的。

风险投资这个概念最早是由哈佛的一位教授George Doriot60多年前发明的,起初是为了给哈佛和麻省理工两所学校的最具产业化价值的科技项目提供融资服务。至今,美国一流的风险投资基金都仍和大学机构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众所周知,加州的硅谷是全世界高新技术诞生的中心。这里有着数不胜数的高科技企业,谷歌、苹果、甲骨文、英特尔都不约而同的将总部设在这里。而且还有个特点,所有这些公司在上市之前都曾经接受过风投基金的投资和帮助。

硅谷说大也不大,只有大约1000平方公里的面积。可是,就是在这片面积不及北京的十分之一,人口仅180万的土地上却诞生了如此众多的誉满全球的高科技企业。原因很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里聚集着类似斯坦福大学这样的顶尖学府和大批世界级的风投基金。斯坦福大学历来有着学生和老师合作创业的优良传统。

但是,仅仅有一个创意或想法是远远不够的。硅谷有着全世界最为密集的风投基金,这些基金为创业期的企业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需求。著名的凯鹏华盈KPCB基金和英特尔投资总部都设在硅谷。这些基金每年平均要拜访数千家的企业,从中挑选出不到1%的名额进行投资。获得投资的企业可以充分利用投资基金和其投资组合里所有公司的资源,这对于创新型或者科技型的企业来说是非常有益的。比方说,红杉资本(Sequoia)曾经投资过苹果、思科、谷歌等企业,当红杉选择投资一家新公司的时候,除了资金以外,这些企业的经验、人才还有市场等资源都可以用以借鉴和分享,从而更好的提升公司的发展。

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优势是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大也是最开放的技术市场。一个拥有独立创意和自主技术的公司可以吸引很多愿意为其新技术或新产品付费的客户。尤其是那些销售软件或硬件的高科技公司。我举一个例子,Salesforce.com在短短十年间已经成为客户关系软件(CRM)行业的领军企业,向8万多家企业客户提供软件产品。这些软件都是按年收费,而不是一次性付费,这种稳定的收入模式保证了企业收入的可持续性。

因此,“大学+资本+市场”的三角生态系统促成了美国在全球高科技领域的霸主地位。尽管很多发达国家作出了尝试,但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成功复制甚至超越。唯一一个紧追不舍的国家是以色列,他们有大学和资本,可惜就是缺少市场。以色列许多持有独特技术的公司最后都要跑到美国去寻找和开发客户。

令人欣喜的是,我在中国观察一段时间后发现这里已经慢慢具备培育和创造新型科技公司的土壤和养料强大的国内市场,富有激情的创业家以及日益扩大的风险投资。不过,目前中国很多成功的高科技企业普遍采用的方式还是将国外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引渡到国内作一定的调正,然后应用在中国市场。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创新在中国仍然少之又少,腾讯、百度、淘宝还有新上市的优酷在我看来都在此列。中国要成为另一个硅谷或者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美国政府整顿危害中国企业的OTCBB上市和反向收购

January 4th, 2011 Comments off

ming-mother-of-pearl

以我的经验看来,一个成功的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经济通胀或是市场竞争,而是在美国市场糟糕的资本运作,特别是反向收购交易和OTCBB上市。

这些失败的交易给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带来了致命的伤害。据最新的统计,超过七百家中国企业已经完成了反向收购或者OTCBB上市。其中,超过80%的交易都未能成功让企业筹集到足够的资本来实现企业发展的初衷,而且股票的流动性也不充沛。在OTCBB上市的企业都会得到一个有可能登陆纳斯达克的承诺,但是对于超过80%的企业来说这只是一句空话。大部分美国的投资者都认为OTCBB里的企业资质相比是低劣的,投资风险很大。OTCBB是一个不受监管的股票交易市场,大部分机构投资者都被禁止购买这个板块的股票。

一般来说,在OCTBB上市和反向收购的最大赢家是财务顾问,律师和会计师。他们从中获得的中介费和服务费就超过一百万美元。除了现金收入以外,他们还会在交易中获得大量的认股权证,给公司上市后的股票价格造成极大的下行压力。

从我以往的经验看来,大部分中国中小民营企业在OTCBB 上市或者反向收购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些交易已经给许多优秀的中小企业带来非常大的危害。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对OTCBB成为无数中国优秀民营企业的葬身之地深感惭愧。其实,我成立中国首创投资的初衷是要帮助一位江西老板募集股权资金去扩张企业,并非是在OTCBB上市。我们为老板筹集的资金使企业的规模翻了两番,企业老板现在正和一家知名的国际投资银行合作,计划明年在香港上市,获得比OTCBB上市十倍以上的估值。

通常,在OTCBB上市的企业都是那些没收入没利润的企业。即使一个优秀的中国企业在OTCBB上市,美国投资者也会对这家企业持怀疑的态度。虽然这不完全对也不公平,但在美国,企业老板选择在OTCBB上市就意味着企业有欺骗投资者的嫌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企业在OTCBB上市获得的估值那么低,有时候甚至还不及比企业今年的利润总额。

尽管如此,2010年还是有超过一百家中国企业在OTCBB上市或者是进行了反向收购。这些交易使很多人成为了富翁,但很可惜,企业老板和投资者并不在此列。因为OTCBB上市和反向交易可以避开美国的监管赚取大量的服务费,中国的财务顾问和律师一直在恿这些交易,他们才是这里面的大赢家。

但是这种看起来简单赚钱的交易方式可能会逐渐修正。美国政府现在已经开始评估OTCBB和反向收购给中国中小企业带来的危害。

华尔街日报最新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关于整顿中国企业反向收购交易的文章。美国SEC已经对协助中国企业进行反向收购的会计师和师律师介入全面的调查。

此外,为了保护美国投资者,美国国会也正在考虑对反向收购和OTCBB上市程序举行听证会,他们发现几家OTCBB上市的中国企业都存在财务欺诈行为。

倘若美国SEC行动起来,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只有美国政府使中国企业在OTCBB上市和反向收购变得愈发困难,这些企业家才会开始考虑通过更正规和成功的途径上市,例如在国内得到证监会的批准上市。

推崇OTCBB上市和反向收购的财务顾问经常会说这是最快捷最简单的上市途径。他们是正确的,但是这也是因为缺乏监管才能更快更简单。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使一个优秀的企业成为一个失败的上市公司最快最简单的的方法。

事实上,无论在美国中国还是香港股票交易市场,都不存在一条让中国企业成为成功上市公司的捷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