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ly, 2011

中国也需要页岩气

July 17th, 2011 Comments off

页岩气是最近新兴的一种能源选择,也是自深水钻井技术以来石油经济最重大的一项发展。页岩气正在重塑世界能源市场,让十多年前还无法想象的开采技术成为了可能。美国是这项技术毫无疑问的领跑者,目前世界上绝大部分的页岩气都由美国公司在美国进行开采。十年前,页岩气还仅仅是美国天然气供应总量的1%,如今这个比例已经提高到了25%,并且在未来二十年内将增加至50%。研究预测,随着页岩气的持续开采,美国的天然气供应可以满足一百多年的需求。天然气的应用范围非常广泛,从与起居生活相关的制暖和烧饭到工业领域的发电和石化供料,涉及到人类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页岩气在一个多世纪之前被首次发现。但是,由于之前一直受制于开采技术的瓶颈,直到最近二十年才开始逐渐成为一种商业化的能源。这种专门的技术被称为“水力压裂法”,原理是将含天然气的页岩层破碎后释放出里面的气体。成功开发此项技术的公司大多来自美国,这些公司通过在美国大陆进行页岩气开采赚得盆满钵满。正是因为这项技术的攻破,美国短时间内从天然气的贫乏国成为了富盛国。随着页岩气的大量开采和储存,未来的某一天美国有可能还会向国外出口天然气。 

过去几十年,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进口国。直到去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可以预计的,其能源进口总量也会很快超越美国。虽然中国的天然气消费量在逐年上升,但是其在2008年仅占据了中国整体能源消费的4%,属于能源消费结构里较小的一块。 

与美国的情况类似,中国的页岩气储量亦相当丰富。根据美国能源资料协会今年四月公布的数据,中国拥有1275万亿立方尺可探明储量的页岩气,比美国高出将近50%。如果这些页岩气全部被开采利用,规模将是201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000多倍。 

未来数十年,中美两国的页岩气开采将会大大提高两国能源消费的独立性,降低对煤、石油等传统能源的依赖性。这个影响不仅局限于国内,而是全世界范围内的改变。中国境内页岩气的大量开采将会缓和中国对石油的急剧需求,从而放缓全球高企不下的油价。另外,天然气的使用也会缩小煤炭的开采和燃烧,减少环境污染及其蔓延。同时,能源消费结构的变化也会减轻交通运输压力。目前中国很大一部分的运力都用以将煤炭从产地运输至全国各地的发电厂,这些运力可以节约用来配置发展其他行业的物流体系,充分发挥交通运输尤其是铁路运输对于国民生产生活资料的全面调配作用。 

某些领域的天然气应用中国已经走在了美国的前面。中国有很多汽车和公车都是用天然气燃烧提供动能,一些类似重庆和乌鲁木齐这样的城市开始提供天然气出租车服务。天然气站在全中国已经有了一定规模的网络基础。换言之,中国经济在天然气消费上的得益程度和美国齐头相当。 

问题的关键是:中国能否有效的开采页岩气?事实上,这也是未来五到十年世界能源市场最关注的问题。页岩气开采技术非常复杂,几乎完全由美国公司所掌握。这些公司估计暂时没什么兴趣与中国分享这项技术。因为他们不仅仅是技术和设备的提供商,本身也是页岩气的开发商,北美大陆还有大面积的页岩气未被开采,中国市场对他们来说还有些遥远。 

但是,中国的领导人显然已经意识到页岩气对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并且美国的页岩气技术又是独一无二的。中国的目标是每年要开采300亿立方的页岩气,相当于2008年天然气消费总量的一半。2009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签署协议同意与中国分享页岩气开采技术,促进美国在中国的页岩气开发投资。 

不过本质上,这份协议华而不实。奥巴马总统并不能帮到中国太多,因为美国政府本身没有什么页岩气开采技术,这项技术都在美国私营公司手里,政府短时间内还很难从经济层面上说服美国公司与中国分享这部分技术。如果中国市场真的那么吸引人,这些公司肯定会自告奋勇。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中国的能源生产和定价体系都牢牢的掌握在政府手里,一家美国公司很难完全控制一个页岩气田,更让他们担心的是即使生产出来也无法按照市场价格进行销售。所以,我个人认为从投资的角度看,美国人还不太愿意在页岩气方面与中国有实质性的合作。 

中国人很聪明,中石油和中海油相继投资了北美地区两家大型页岩气公司Chesapeake Energy 和EnCana,希望通过参股的方式间接获取开采技术并将其引入中国进行开发应用。很难说这个策略是否有效,成为持有少数股权的财务投资者并不意味着你有权获得目标公司的核心技术和专利。 

中国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依赖于国内的技术研发,要么想办法获取美国的技术,目前来看,两个方向都不太乐观。仅靠中国自己的力量可能要等待很长的时间,并且最后出来的技术未必可以与美国媲美。但是要走第二种路径,单单拥有钻井设备不足以解决问题。因为页岩气的开采利用牵扯到其他一系列的特殊设备和开采经验,这些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琢磨出来的。美国大多数页岩气开发商采用的都是最先进的“水平钻井”技术。著名的能源专家Daniel Yergin表示,该技术可以在地下横竖任何角度进行钻采,保证最大程度的开发储量,输出更多的页岩气。 

页岩气对中国来说非常之重要,对世界上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意义重大。中国如不能成功解决对石油过渡依赖的问题,这对于其他国家来讲也将是一种伤害,因为中国经济的体量对全球石油价格的走势有着重大深远的影响。中国如果长期不发展可替代性能源,那么油价就很难得到控制,只会越走越高,最终破坏全球的经济发展。 

中国国土资源部始终都没有将初步探明的页岩气资源向市场开放。在该部门的公告里清楚的指明只有大型国有能源企业才有资格参与这部分资源的竞标,这是一个十分不利的信号。我的建议是中国政府应该像美国政府一样将页岩气资源市场化运作,提高开发和运作的透明度,并对美国公司开放,以优厚的税收和投资政策吸引美国公司一起共同开采页岩气。这才是真正互惠互利,利国利民的举措。在美国,能源行业很少受政府政策左右,市场化程度较高,一切以商业利益为主导。 

今年,中国预计将从伊朗、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等国家进口价值1800亿美金的石油。仅以此为基本,加之每年巨额的煤炭消费,中国的环境污染着实令人担忧。上上策乃开放页岩气资源,引入美国公司开始钻井、压裂、抽气,尽快改变能源结构。 

现在就开始,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