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11

央企获得资本的新途径

November 26th, 2011 Comments off

 

我们中国首创主要的业务是帮助中国中小民营企业获得私募股权融资。私募基金合作伙伴的加盟不但可以给这些企业带来发展所需的资金,而且能为其未来在国内或海外的IPO到好坚实的基础。除了这些主要业务,我们在工作中也经常接触到不少有融资需求的国有企业。最近,我有幸分别与两家规模相当大的国有央企的领导班子就他们的融资需要和想法进行了长谈。对于我来说,这是亲身了解这两家央企管理结构和战略发展远景的宝贵机会。从会谈中我欣喜地看到这两家企业优秀的管理水平和企业领导大胆且卓有远见的扩张计划。其中一家企业已经有5个上市子公司,总市值接近500亿人民币,现在正在探讨第6家子公司在香港上市融资的可能性;另外一家企业其整体业务已经在内地主板市场挂牌,但是有意愿将其一子公司重新分拆独立上市。正所谓窥一斑而见全豹,他们反映了现阶段中国最优秀央企对资本的渴求和进行国际性扩张的欲望和需要,中国优秀央企已经步入到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然而,将子公司单独上市的构想付诸实施将涉及到极其复杂的交易架构。我们中国首创正在与最富经验的律所联手来协助其中一家企业建立规范的法律和股权架构以符合母公司、证监会、国资委、商务部等机构的规章法则和监管制度。任何一家央企都有其独特的股权结构和业务背景,所以并不存在一种普适的方案使其子公司独立IPO。而且对于某些企业来说,让子公司单独上市的想法是注定行不通的,因为当中涉及到复杂而又根本无法避免的关联交易、明显的同业竞争等问题。如果母公司已经在A股上市并合并了子公司的报表,那么在国内分拆子公司上市更是难上加难。在工作中我们常常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来研究和设计融资方案,帮助企业进行业务整合或割离来满足证监会等有关部门的要求。为了冲破重重藩篱而实现子公司上市融资的目标,母公司或子公司往往需要做出不小的牺牲,比如为了避免关联交易子公司必须割离某些业务从而造成综合竞争力的下降等。遗憾的是,即使做出了这些牺牲,未来仍然有被证监会枪毙的风险。总的来说,母公司支持子公司独立上市目的是为了改善子公司以及母公司自身的资本结构,降低资本负债率,同时通过融资的助力使子公司得以加速发展。实际上,为了实现上述目标,除了分拆上市,引入国际著名私募股权基金往往更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国有企业的目的当然也是为了盈利。这里的关键是,私募基金可以设计一种融资方式使得交易的所有参与方均可以从中获利。私募基金通常的退出方式是IPO,但是如果一家国有企业的子公司已经具有规范的管理模式和巨大的增长空间,私募基金会非常愿意加入进来为其提供资金支持和增值服务,进而在企业的超速增长中获得高额回报。此种模式下,私募基金的退出机制可以是IPO,也可以是在一定期限内实现企业内部回购,回购溢价通常要满足PE内部收益率20%的要求。在这个交易中,子公司一方面获得了资金支持以加速发展,同时借此机会改善其资产负债率;另一方面能够获得国际知名PE带来的增值服务,譬如市场拓展,渠道建设以及声誉提升等。而从母公司角度来看,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同样因此获得改善。同时子公司业绩的大幅提高将完全体现在母公司的报表上,如果是一家上市公司,那么这将有效提振母公司股价和公司声誉。还有一点值得提及的是,私募基金可以更为灵活的方式为子公司的领导层设立奖励机制,以充分调动其主观能动性从而提高公司运营效率。以刚才我们提到的一家央企为例,我们打算为其引进10亿人民币的私募股权融资,通过金融杠杆效应,进而帮助其获得20亿人民币的贷款。这样即使在公司运营效率不变的情况下,其收入和利润都将成倍提升,更不用说公司在私募基金帮助和激励机制双重作用下必将获得提升的运营效率及其带来的超速增长了。

这一运作方式在国际上有很多成功典范。以投资了云南云天化一家子公司的国际著名PE为例。云南云天化是在A股上市的大型国有企业,PE看重了其一家子公司良好的竞争态势和发展前景从而在2006年对其投资,并帮助其改善公司治理,扩张生产业务,建立激励机制等等。在这一系列的利好条件促进下,该子公司高速发展,产能提高了10倍,并将业务扩展到了亚,欧,美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PE投资方正在打算以股权内部回购的方式退出。

我们认为,接受PE投资并通过企业内部回购使其退出是已上市央企下辖子公司最为简便有效的融资办法,可谓趋利避害,一举多得。尽管目前在国内的实例不多,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央企通过这一方式迅速发展壮大,成为有声望的跨国公司。

 

 

 

– 

 

在中国私募投资三个关键——私募、证监会和社保基金

November 14th, 2011 Comments off

 

一般而言,大部分的投资者投资回报都会低于市场的总体表现。不管对于用自有资金购买股票的个人投资者, 还是基金经理、对冲基金经理或者私募基金经理来说都是同一道理:若要想拥有与市场同期的良好表现,就应当抓住市场中有持续性的机遇和趋势。

如今,在中国的私募股权行业某些优秀的私募公司正拥有前有未有的机遇和优势,他们拥有大量的现金,最优势的项目资源和最可靠的在中国内地上市退出途径。私募公司与社保基金和中国证监会共同组成了一个投资界的三角联盟。中国社保基金受益于中国强大的人口基数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投资资本来源;中国证监会在中国负责所有上市公司的审批。私募基金从前者获得投资基金,通过后者和中国股票市场获得退出回报。包括全球私募投资巨头TPG、KKR、凯雷、黑石和高盛日益发现在中国投资的风险更大,投资回报期更长并且竞争者更多。与此同时,新一代的佼佼者正在逐渐崛起-鼎晖、赛富、新天域和弘毅等等。大约十年前,这些公司在中国开始起步,开始投资一些中国高新技术行业。他们的第一笔资金大多来自美国投资者,例如斯坦福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投资重点和资金来源开始发生变化:从专注于高科技扩展到包括传统业在内的所有行业;从美元投资到人民币基金的建立。但有一点始终未变,那就是十年如一日的良好投资记录。特别是近两年来他们摸准了市场发展的良好趋势,业绩更是突飞猛进。

2009年10月,深圳创业板开盘以来上市公司数量230家,募集资金超过300亿元,公司总市值更是超过1000亿美金。比较各国股市,深圳创业板的市盈率倍数明显高出香港和美国。毫无疑问创业板已成为中国私募基金眼中的最佳退出渠道。证监会作为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有着比香港美国更严格的准入要求,并且会根据中国整体经济发展严格控制上市公司的数量,有大量的中小企业都没能通过上市审核。如果公司在上市之前获得了私募公司的投资,通常来讲会更容易获得证监会的青睐。原因很简单:一个公司要想获得私募融资,首先要经历不亚于证监会考评难度的尽职调查。如果一家优秀的私募公司愿意承担风险投资一家中国民营企业,那么这家公司的潜力、市场表现等应该优于一般的企业。

当社保宣布打算将其10%的资金投入另类投资 ( Alternative Investment),特别是私募基金行业的时候只有少数公司能够通过其严格的挑选标准。在中国,它最终选择了少数几家具有强大能力和高水准的公司-就是上面提到过的鼎晖、赛富、新天域和弘毅投资。在将来任何从这些私募投资中获得的收益都将由社保基金反馈给中国数以亿计的退休人员。我大胆的进行一下假设:这些因素应当也有可能纳入证监会对上市公司的选择中。在社保投资私募基金之前,基本上所有投资回报最终都将返回到私募投资进程中被用来投资更多的公司,并在中国资本市场中获得更高的利润。但是这种模式往往只能造“富”很小的群体,如大型机构和财团。而现在私募公司投资所得利润的很大一部分将会通过养老金的形式返回给普通民众,这样更多的人将从私募基金的成功运做中获得回报。

或许在将来,很多大型国际私募投资机构会抱怨这样的强强联合会对他们产生不公,但是毫无疑问这将会有更充裕的资金帮助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壮大,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随着这一批民营企业的成功上市,中国的普通老百姓也将从中受益。这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和我都是乐于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