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3

2013,中国能否成为最理想的买家? –资本交易杂志

March 27th, 2013 Comments off

添加时间:2013-3-19      作者:傅成

尽管世界经济最坏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但缓慢的恢复依旧使其整体脆弱不堪,而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在去年四季度触底回稳,并预计在2013年保持健 康、平稳的发展。此外近年来中国消费者在世界各地所引领的消费狂潮,似乎进一步给老外们留下了这样一种印象:如今的中国人真的很有钱。因此,对于那些希望 在2013年出售企业的国外卖家而言,来自中国的买家仍将是它们的首要选择。

乍一看来,如今的中国很像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经过2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日本于60年代末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贸易立 国的经济发展战略更是使其在这一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外汇。1985年,美、日、英、德、法签订了著名的“广场协议”,此后数年之内日元升值了近三倍。这两 方面的因素使得日本人变得空前的富裕,他们眼中的美国企业的价格也从往日的遥不可及瞬间变得唾手可得。之后便产生了我们所熟知的索尼收购哥伦比亚影片公 司、三菱购买洛克菲勒中心这样一个个不断刷新日本企业海外并购记录的案例。

更多

 

中国需要更专业的投资人– 傅成, 中国首创董事长,中国科学报之

March 20th, 2013 Comments off

 

正像刚刚结束的两会中提到的,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点之一在于对高科技企业的培育和鼓励。 笔者认为,在这个过程中,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些基金大都具有相关的行业经验和专业背景,并通过向技术型企业提供长期的资 本,可以一次又一次地让创新性的想法演变成成功的企业。
与美国相似,中国也有非常多优秀的企业家和极具创新精神的技术人才。但与美国不同的是,由于历史较短,中国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行业还有其自身的不足,这在一定程度上负面影响了资本和技术的有效对接。
中美差异
笔者曾在美国加州的一家风险投资基金任首席执行官,而后在2008年来到中国并成立了中国首创,协助中小民营企业进行融资,从而参与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中来。5年以来,笔者对中美股权投资行业的差别以及这种差别造成的影响深有体会。

更多

 

四大会计所及中国私募股权危机–财经评论

March 14th, 2013 Comments off

caijing1

似乎这些大的全球性的专业服务公司变得有些沉醉其中了, 也许是因为从中国PE公司的钱来得太容易而变得有点偷懒。这样一来,它们愈发习惯于乌托邦式的描绘中国PE行业并且不断的宣传鼓吹以从中获利。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四大)在中国正面临一个艰难的时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他们违反证券法律。而四大之一的德勤更是在美国遇到 法律上的大麻烦, 因其可能帮助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欺骗美国投资者,目前德勤正遭遇股东集体诉讼。如果德勤败诉,大量类似的索赔会随之而来,这将会对德勤的中国业务的造成 不可挽回的损失,甚至祸及安永,普华永道和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

对于四大的指控表面上归结于他们或是在履行其法定职责时的疏忽,或与坏人同流合污以图谋欺骗美国投资者。我的意见是好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说四大追求更高的收入,偷工减料,抛弃了自己的独立客观的审计者立场并将自己的审计结果标价出售。

会计师们在评估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时的准确性与客观性,也面临同样的疑问。即使在中国的PE行业陷入泥潭的去年,会计师们依旧保持自己积极推动的论调。其中安永和普华永道有关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的报告特别有代表性。点击这里下载。E&Y Report. PWC Report.

这些报告都发表在2012年12月底。而就在报告发表数月之前,中国境内的IPO(首次公开招股)已经被叫停,随之而来的是中国的PE公司基本 进入蛰伏期,几乎停止了所有在中国的新投资。而2013年到目前为止,情况并没有好转的迹象。但如果仅仅是阅读这些声誉斐然的会计事务所的报告,我的意见可能 认为中国PE行业正处于一帆风顺甚至是加速发展的状态。

这些报告只字未提中国IPO市场崩溃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公众对会计师的工作普遍丧失了信任。 虽然普华永道的报告稍微提及PE投资退出难的问题,但整体高歌猛进的论调依然和安永报告如出一辙。 普华永道自信地预言,”我们认为随着价格预期回归正常,从13年第二季度开始,新投资和投后退出活动都将大幅增长。”换句话说,根据普华永道的预测,现在 陷入低谷的中国PE行业不仅会复苏,更会开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前进。

最终结果揭晓尚待时日。但仅仅从目前情况来看,更大的可能是2013年将是中国PE行业里自出生起最为艰难的一年。今年数以百计的中国PE基金将开始到期(中国PE基金大多数为5-7年),但还有数百亿的资金被困在项目中而无法退出。

那为什么很多会计师会对PE行业推崇不减呢?我意见是他们的热情与其说来源于客观分析,不如说基于一种”良好”的愿望,其内心所期待的依旧是从中国PE 公司获得大量的佣金。但正如沃伦·巴菲特最近在他的2013年致股东的信中说,”只在迪斯尼的电影中才有只需许愿就让梦想成真,在实际商务活动中,只依靠 愿望无异于饮鸩止渴。”

中国PE已对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是非常慷慨的。虽然他们不透露具体的业绩,但据我个人估计,仅在2011年,四大在中国PE相关业务的佣金收入远超过4亿元。其业务主要包括对现有和潜在投资的审计,尽职调查服务和投资组合估值。

PE公司是四大在中国市场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虽然四大也为其他中国企业进行审计和报税工作,但跟数以千计的本地会计师事务所竞争并获得到相当 份额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当地的会计师事务所就相同业务仅收取四大一半的费用时。 而目前国际PE公司几乎完全依赖于”四大”在中国开展他们的业务。这些PE公司慷慨支付高额的佣金,十分大方。因为这些钱不是掏自己的腰包,而是投资者 (有限合伙人)的钱。

四大受雇于PE公司开展的审计和业务预测,由此获得丰厚的回报。很多时候,仅仅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PE公司就会决定放弃这笔交易。而即使他们这样做时,会计师事务也会获得全额报酬(100万左右)。对于四大而言,在未能完成的私募股权交易中从事尽职调查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业务。就目前而言,有很多PE公司支付四大的审计和业务预测费用,但当会计师给出不利企业的报告时就会放弃项目。换句话说,很多PE更多的是依赖四大的报告对企业做出判断,而非强烈相信自己对项目和市场的分析。

阅读安永和普华永道的报告,我的意见是很难不认为它的一个主要目的是“marketing”, 让的PE行业在中国自我感觉良好,以安抚遥远的有限合伙人,并鼓励中国有限合伙人更加大胆和积极地投资。报告通篇没有提到因为大量未退出项目造成的中国PE行业系统性风险,更遑论大量即将到期确无法退出的基金和不可靠财务报告对IPO市场造成的伤害,这让有限合伙人的数十亿美元的面临巨大风险。总而言之,该报告似乎更像是某种乌托邦式的宣讲,而不是一个审慎的评估。

同样令人费解的是会计公司竟然没分享就中国PE公司大量未退出的项目做仔细的研究。自身的相关利益,以及所谓的”专业信誉”可能是其背后的原因。

不仅是会计事务所享受了PE公司的大量费用。大的美国和英国的律师事务所,以麦肯锡为代表的管理咨询公司,市场调查公司和融资公司都获得了PE公司的丰厚佣金。根据个人估计,目前每年中国PE公司大概将2.5亿美金支付给专业服务公司。但这些公司并没有就行业内严重的问题给他们的PE客户发出警告,要知道麦肯锡(McKinsey)们往往是在采访PE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后将在此基础上的研究成果再高价卖回给PE公司。在2012年的报告中,他们提出类似的”中肯”观点:一个大的PE的有限合伙人告诉我们,”他们今年比过去的8、9年都要忙。”

似乎这些大的全球性的专业服务公司变得有些沉醉其中了, 也许是因为从中国PE公司的钱来得太容易而变得有点偷懒。这样一来,它们愈发习惯于乌托邦式的描绘中国PE行业并且不断的宣传鼓吹以从中获利。

同样因为类似的原因,在经纪公司的证券分析师似乎从不对跟他们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有任何负面评价。 即使当一名分析师判断公司的发展趋势不乐观时时,他发表的研究也只会建议”持有”或”谨慎增持”。在内心坦率公正与高额佣金的竞争中,佣金似乎总是赢家。

作者:Peter Fuhrman (中文名傅成)中国首创创始人兼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