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考虑改变公司结构,以与中国保持距离 — 华尔街日报

  • Post author:

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正考虑改变旗下热门短视频应用TikTok的公司结构,因为该公司因其中国背景在最大的几个市场日益受到审查

一位熟悉该公司想法的知情人士表示,高管们正在讨论各种选项,比如为TikTok创建一个新的管理委员会,或者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为该应用建立一个新的总部,以使其运营与中国保持距离。

过去两年,TikTok因容易上手的舞蹈和对口型唱歌视频而在全球声名鹊起。该应用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所有,后者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初创企业之一。近几周,字节跳动估值以其股票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计达到1,500亿美元,Coatue Management、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一些美国大牌投资机构持有其股份。

人们因新冠疫情而闭门不出、渴望消遣之际,TikTok的下载量已激增。据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约有3.15亿用户下载了TikTok,这创下单款应用单季下载量历史新高,该应用在全球范围内的总下载量由此超过22亿次。

 但随着TikTok越来越受欢迎,加之中国政府日益强势的态度引发外国资本的担忧,这款应用面临越来越大的监管压力。

多个国家的官员已对TikTok收集的数据量之大表示关切,其中一些官员猜测,TikTok可能会被迫与中国政府分享这些数据。TikTok一再否认中国政府曾要求其提供用户数据,并表示如果收到这样的要求,该公司不会答应。

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已禁止员工在政府设备上下载TikTok。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周二接受福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暗示,可能会禁用TikTok和其他中国应用。

在澳大利亚,一个调查外国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干预的立法委员会的主席把矛头指向TikTok,将其列为可能被要求作证的平台之一。

该委员会主席Jenny McAllister周一对一家澳大利亚电台表示,此次调查的目标之一是弄清这些平台对待隐私以及对待内容审核的方式。

印度是TikTok最大的市场之一。中印两国在有争议的边界地带发生暴力冲突后,印度政府出于网络安全考虑禁止了TikTok这款应用

就在最近,对于北京方面在香港实施内地式的互联网管制举措,TikTok做出了比西方科技公司更为强烈的反应,这让观察人士感到意外。Twitter Inc. (TWTR)、Facebook Inc. (FB)和Alphabet Inc. (GOOG)旗下的谷歌(Google)都表示,他们将暂停对香港警方的数据请求做出回应,而TikTok则完全撤出了香港。一些人认为TikTok此举是为使该应用与中国保持距离。

投资咨询公司中国首创(China First Capital)的董事长傅成(Peter Fuhrman)表示,字节跳动是中国科技巨头中第一家在中国境外大展身手的公司,但这家令中国科技界大加艳羡的公司却发现,成功的代价可能比失败更高。

他还表示,字节跳动在全球化进程方面走在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更成熟的中国同行前面,虽然该公司在这方面的投资少于这两家中国网络巨头。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关于改变TikTok运营方式的讨论仍处于早期阶段,但成立一个独立的TikTok管理委员会将允许该公司从母公司获得一定程度的自主权。这位知情人士未听闻任何关于分拆该公司的讨论。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之前报道,TikTok早在去年12月就在考虑设立一个新的全球总部。新加坡、伦敦、都柏林被认为是可能的地点。这位知情人士说,最近的事件加速了相关计划。

TikTok目前没有全球总部,最近上任的该公司首席执行官Kevin Mayer常驻洛杉矶。

TikTok于今年5月份聘用曾长期担任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高管的Mayer,他为这家中国企业带来了一张美国面孔。TikTok的网站列出了该公司在全球11个城市的分支机构,但其中没有一个是在中国。TikTok称,该公司不允许中国内容审核人员处理TikTok的内容。

不过字节跳动还要做很多工作才能说服该公司的批评者。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分析师Fergus Ryan称,字节跳动结构的任何调整都必须大到足以让TikTok与中国内地没有任何牵连,并且必须切断中国内地员工访问用户数据的权限。TikTok的隐私政策称,字节跳动和其他关联公司可以访问用户数据。

Ryan表示:“新构架的设计是否足以切断北京方面能够对该公司施加的任何影响力?我觉得这很难想象。”

 

https://cn.wsj.com

 

PDF 版

 

End of content

No more pages to 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