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ncategorized > 龙象之争已成过去:中国必成为新兴市场一哥 — 福布斯中国评论

龙象之争已成过去:中国必成为新兴市场一哥 — 福布斯中国评论

March 6th, 2014
Forbes China
《现在我们是自己的主人》 中国和拉美崛起的时候你迟了一步?印度可能成为最强的新兴市场。

二十年前,印度是我关注的绝对焦点,而非中国。那个时候,我住在伦敦,是《福布斯》杂志欧洲分社社长。1994年5月,我参与合写的一篇报道《现在我们自己当家作主》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这是第一次有一家大型的美国杂志冒险提出,印度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缓慢增长、饥荒和无尽的贫穷后,经济终于要起飞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预测。自那时起,印度的经济突飞猛进,已增长为原来的7倍,且贫困率大幅下降。

我当时在印度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为这篇文章做研究,与政界及商界领袖会面。那是我第三次探访这个国家。第一次是在1978年,那时我还在读大学,是一个年轻的背包客,暑期去台湾学习汉语,回美国的时候经过了印度。那次初访有两件事让我记忆犹新:一是患了阿米巴痢疾却无处就医,几乎为此丧命;二是大量印度男性在街上聚众闹事,反对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的强制结扎政策,我因此闭门不出好几天。

此后又过了三年,我才终于首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那时候,这两个国家在很多层面上惊人地相像:不仅在于两国都深陷贫困,还有它们各自荒废的三十多年。印度和中国各自在卓越领袖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rhalal Nehru)和毛泽东的带领下取得了完全独立,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但此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两国的经济发展却都表现平平。

中国启动改革进程比印度早了十年。我正好赶上了1981年那第一个高潮。当我于1994年为了给《福布斯》撰稿而再访印度时,似乎仍然有理由相信,有一天印度可能会脱颖而出,成为这两个经济体中更大、更充满活力的那一个。

尽管后来印度的发展已经超过了我1994年时的乐观预期,如今我却坚信,它将始终无法匹敌中国。以下的图表显示了两国间巨大的差距已经发展到了何种程度。自1994年起,中国已经远远地将印度甩在了后面。

table
按人均购买力平价计算,现在中国的富裕程度已经接近印度的2.5倍。随着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高于印度,以及印度现在几乎三倍于中国的人口出生率,此差距仍在逐年拉大。

自1994年之后,我就再没回过印度。我毫不怀疑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更好。贫困程度减轻,出口节节攀升。它最大的不幸恐怕就在于,它不得不跟中国竞争全球的资本和关注度。

至今我已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四年有余,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折服于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宏伟规划。我读到的关于中印两国的比较通常会过于强调两国的政治体制差异,即印度的联邦制和多党民主与中国的一党集权之间的差异。不争的结论是:在中国更容易顶层设计出稳健的经济政策,并从上至下高效贯彻执行。

有那么几次,有人要我对这两个国家进行对比,我倾向于把重点放在它们最有价值的长期资产上。印度有英语,而中国有孔子。

印度胜过中国的产业并不是很多。但是,在制药和计算机软件领域,英语可能是印度胜出的主要原因。受过良好教育的印度人,基本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中国一直试图更多地与之竞争,特别是在计算机软件和服务领域。然而,在这两个大型的、全球性的高利润行业,中国现在正处于下风,并很有可能保持这种状态。

总体而言,印度的金融服务行业也更加创新。英语的广泛使用倒不见得是其原因,而是比起中国来,印度的金融和货币体系要更加开放。

这两个国家都受惠于大量的外国侨民。以印度为例,这是一个巨大的现金来源,每年可以带来超过650亿美元的汇款,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在中国,海外华人投资带来的好处一点也不亚于海外汇款。东南亚、香港、台湾和美国的华裔所拥有或者掌控的公司已成为了中国国内的大型企业投资者,他们给中国带去了资金,以及配套的科技和制造技术。这是一笔源源不断的汇款,每年都有资本不断涌入,为具有长期稳定回报率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然而,中国的杀手锏却是其儒家价值体系。其作为一股经济力量的效力,已经充分体现在中国大陆周边那些信奉儒家文化的富裕邻国和地区身上,不仅是香港、新加坡和台湾,还有韩国和日本。儒家文化的影响力同样体现在中国移民对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巨大经济影响力上。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儒家思想——无论在世界上的什么地方,只要出现了持续的经济成功和日渐繁荣的景象,你将至少发现与其中一个因素有关。在中国,这两个因素交织在一起,收到了完美的协同效果。

印度同样具有紧密的家庭联系和节俭、服从的传统。儒家思想在此基础上还多了对教育和解决实际问题的崇尚。两千多年来儒家体系并没有发生过太大的改变。然而,在上个世纪发生的一个重大适应性变化是,接受女性可以并且应该在家庭生活之外发挥积极的作用,达到与男性同等的教育水平,并在劳动力大军中撑起半边天。在这方面,印度远远落后于中国。过去二十年里,中国发展极其迅猛,因其6.5亿女性人口对经济增长和繁荣所做出的贡献,远远超过了印度女性。

我为福布斯写了上百篇报道,其中最令我感到骄傲的,应该就是二十年前发表的这则关于印度的封面报道。现在看来可能没什么惊人之处,但当时报道印度即将走出长期的经济低迷状态,无疑是放手一搏。我后来听说,那篇文章让人们对印度的经济改革产生了更多的兴趣,并最终导致美国跨国公司加大了对印度的投资。在文章发表的十年之后,这项投资增长了约30倍。

就我个人而言,我搬来中国并在这里经商,是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下了一个更大——而且在我看来也是更保险——的赌注。没错,印度有英语,现在我每天都是在汉语环境中和儒家价值观的浸淫下工作,确实这些融入每个中国人血脉的价值观在我自己的道德准则中的作用微乎其微,甚至没有影响。但是,过去、现在和将来,“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经济成功”将一直属于中国。我不需要任何杂志的封面故事来告诉我这一点,因为我每天都在亲身经历着。

傅成,中国首创董事长

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403/0031529.shtm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