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Uncategorized > PE行业,北京逐渐超越上海

PE行业,北京逐渐超越上海

March 23rd, 2010

tang-jar1

情形不应该演变成这样。上海已经失去了中国在私募股权投资的中心地位。相对的,北京已经继承了衣钵,拥有目前中国最密集的私募股权投资网络,其中包含的都是顶尖、活跃的私募基金。

难道这是一个中央计划失败的例子?毫无疑问的,过去20年来中国政府明确的希望将上海变成中国的金融中心。人们经常比喻:上海像是纽约,是金融和贸易的中心,而北京比较像华盛顿,是中国的政治中心。

曾经有 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划分为多数人所认可。上海拥有全中国最大的股票市场,磁吸了银行和仲介等金融服务公司在上海扎根。许多先期的私募基金在进入中国时也就随着这样的划分,在上海设立主要的据点。

同时间,北京的金融产业仍旧是一潭死水。北京虽然吸引起了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如中国移动,中石化,中国电信)在此设立营运总部,但北京从来没有发展出属於自己的资本市场。大致而言,北京的私募基金远远落後於在上海的竞争对手。资金和顶尖人才都集中在上海。

今日,轴线已经转向了。北京显然是愈来愈受欢迎。资金、人才和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未来似乎都在往北京前进。 这种转变并不是因为有任何特定的政府政策加惠於北京的私募基金。

事实上,只有在上海才有这样的诱因。例如:上海浦东的地方政府,为在当地设立办事处的私募基金提供各种税收减免的优惠。

到底北京是如何占有优势?主要是两个因素:第一、中央政府已经成为私募基金的的主要资金来源。第二、企业上市的目标也从 海外上市,主要是香港和纽约交易所,转向本土上市。位於北京的证监会(CSRC)也因此提升了它的重要性。证监会可以决定哪些中国企业可以在中国上市、何时上市。

证监会和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大为不同,SEC采取较为宽松的机制,由市场机制决定哪些企业应该上市。相较於SEC的自由放任政策,证监会决定哪些企业、从哪些行业类别、应该有的利润水平,可以上市,何时上市。

任何想要透过本土上市退出的中国私募基金都需要知道证监会如何运作,和在必要时,如何适当的影响证监会的决定。北京的私募基金处於正确的地理位置去影响有关旗下投资企业本土退出的主要决策者。

虽然没有任何规定说中央政府的资金应该投在北京的私募基金。但这就是实际上发生的情形。这个情形可以很明显的从社保基金选择投资的人民币基金观察出。社保基金的总资产超过 1000亿美元,并且在快速的增长。社保基金计划投资约10%的资产在私募股权投资。这将使得社保基金很快成为最大的私募基金LP。

在20个迄今获得社保基金投资的私募基金中,多数公司都位于北京,大腕级的包括像软银赛富,鼎晖,联想投资和新天域。此外,全国社保基金已经选择提供资金给其他本土的私募基金,其中包括明石投资。

全国社保基金并不是唯一提供资金给私募基金的政府机构。另外两个现金充裕的有力政府机构,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会)和国家投资委员会(国资会),也扮演起提供资金给私募基金的角色。

 然而,更重要的优势也许在於北京私募基金与北京证监会之间更深的联系。在中国上市是一个复杂,费时且不是一个非常透明的的过程。它常常需要中央政府中非常多层级的参与和核准。证监会是这个官僚金字塔的顶峰。它拥有最终决定权,哪些企业可以上市,何时上市。

对于一个私募基金,建立与证监会的良好关系几乎与选择好公司投资一样重要。如果私募基金知道如何与证监会工作,以及如何推动审批程序以至於得到圆满的结果,旗下投资的公司将有在中国及时成功上市的更好机会。 北京私募基金通常相当了解如何在这些权力中工作。这样的技能胜过上海可能是中国官方的”金融之都”所拥有的任何诱因。

这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北京私募基金会更加 的了解中国复杂的决策流程和上市规划。北京私募基金对於上海私募基金的优势 , 在未来几年只可能会继续增长。

我的公司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对於北京的影响,而且加以对应。我显然会有愈来愈多的商务旅行。我们的目标是协助客户透过上市前私募股权投资成为非常成功的上市公司。北京私募基金已经有决定性-且将会愈来愈具有决定性-的优势。

透过中央政府的投资和与证监会以及其他重要机构的紧密关系,北京私募基金已完全融入中国的关键决策系统中。我们会建议客户强烈的考虑这个北京私募基金的优势。

北京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资产。与我们一起合作的公司都具有相当优秀的合夥人以及专业团队。对於寻求私募融资的中国企业,成功的道路往往通过并通往北京。

  1. June 6th, 2010 at 22:35 | #1

    事实上,说“上海应该是金融中心”的主要理由,正是北京希望上海成为金融中心。一切意愿,归根到底,来自北京。北京是中心,这是没有错的。您看到的这个现象,只是这种基本事实的另一次表达。

Comments are closed.